_ipye

克制,隐忍,默观言。收敛,沉淀,静修心。

微博-ipye

我再也不觉得自己懂得多,因为开始摸到一点线索,正是无知使我感到快乐。一旦夜中的清醒降临,去细听白日被覆盖的声音,所有的神经都犹如被针绵绵密密地扎。 ​​​

每一朵绚烂的烟花,都希望在绽放后,有人能为她的灰烬哭泣。
当弓滑落在地,手摆成一个寂寞的姿势,人潮散去,一切成空。

在每一段关系里,产生的失望大多都是因为期待。如果没有要求,一切就都是合理的。

接下来的片段私人且庸俗,建议选择不看。

我以前总是习惯性地陷入自我感动的死循环,无法自拔。

曾经一直耿耿于怀。我强撑着睡意陪伴的人,在我悲痛欲绝的夜晚总能轻易说晚安;我用一段段文字记录我们所有共享的时刻,却从来不曾出现在他的字里行间。

感情总该是双向的吧。一句甜言蜜语是心照不宣的轻浮浅薄,又是自欺欺人满腔错付的价码吧。
但其实觉得,这样也不全然是好的。

最爱他的时候,发条微信给他,许久没等到回音也没有不安,半是撒娇半是埋怨地在心里念他一句:“你怎么还不回我微信啊。”

共同认识的女孩子在朋友圈里发了年终总结,点赞的人众多,在心里冲他跺脚:“你不许点!”

说来也奇怪,他明明什么也没说,可我远远地看着,真以为我们会是彼此的。等花都开败、积雪覆盖北方的时候,我心碎得整夜失眠,可想起那时的想法,仍然要会心一笑。

“我们要相互亏欠”,这句歌词说得矫情,但爱里,不就该有的吗。

我至今也不懂,但我学会不要想。

没有什么是应该的,意外才是惊喜。

没有东西能填满孤独,特别是爱情
它可以以甜品的身份出现
却担不起主食所需要具备的粗糙 ​​​。

难忘是过往,难望是未知。

我想象过与你的不期而遇。是车水马龙的街头,是嘈杂喧嚣的酒吧,是怀揣月光的僻静小道,是走向远方的火车。正因要去见你,不想你看到我一身狼狈和贫瘠,我读书成长思想,旅行开阔眼界,音乐电影充实生活,积极社交但不无效社交。我走出菲薄流年的阴影,晒晒长了许多年的霾,想让你看到的我阳光明媚。

实际上,烟只是我掩饰自己的一个小道具。衣服也是。妆容也是。文字也是。笑也是。声调也是。自述也是。撒谎也是。我想,自我只是时间中的一个容器,一个空杯子,等着一个悲伤的骗子走过来,装模作样地一饮而尽。

2016年过去了大半,回想起来,最浪漫的一件事莫过于在藏区遇到一个男孩儿同住一个客栈,相约着一块儿去了羊湖,告诉了我很多羊湖的传说,一起感受湖面吹过来的阵阵冷风。回客栈以后,互道晚安,回到各自的房间,第二天匆忙返程,自此再无联系。
这让我想到了14年在普吉遇到的一个男孩子也是如此。酒吧街碰头,黑黑高高瘦瘦但是足够阳光。骑摩托车带我去了海边,半夜海风依旧潮热,两个人光着脚在沙滩上乱走,闲聊,听着大海的声音。等到天亮太阳初升,看着粉色的朝霞拍了一张又一张美好的照片。然后送回酒店我去机场他去清迈。

很喜欢生活里这些看似毫无意义的时刻。

在病房里听患者讲无关紧要的家长里短,逛超市时偷偷跟大妈学习如何挑到甜柚子,公交车坐错站,停在了一座不知名却极漂亮的小寺庙门口,偶然点进某个陌生人的微博主页,翻看她稀松琐碎的日常。

生活里值得记录的事情有很多,考试得了多少分,面试是否通过,拿自己工资买的第一件衣服,和喜欢的人在哪里牵手。这些大大小小的时刻拼凑成了日历上的圈圈点点,是远远就能望到的路标。可我却偏爱那些那些没有目的没有结果甚至没有什么意义的小事,那些犹如电影中淡入淡出的过渡场景一样的瞬间,因为我知道在那些看似风平浪静的背后,我的心里曾经掀起过万千波澜。